「...一個拜訪者?」
三條橫槓的臉上不見波瀾,他側了側頭,褐色的馬尾掃過紅色的圍巾。
「你好,這裡是一個UT的平行世界,是個單人AU。」
「主角是我...這樣說真怪。」
「我是Frisk,Hypocrite! Frisk。」
「叫我Hypo就可以了。」
※不定時更新。
※本人畫廢,所以沒什麼圖可以看。
※如果不介意就...看一下?

【undertale au】ASK回覆

多麼友好的笑容,不是嗎?

閉上眼再睜開,流動的水聲以及昏暗的空間。
她垂首看向水面,這裡已經不會再有大型的怪物探出頭和她對話了,沉靜的水面倒映著她的面無表情。
她勾起了溫和又親切的微笑,就像在面對每個平行世界的來客時那樣。

…很相似啊。
她想起剛才Ten所提及的話語,沉默的垂下了眸。

琵琶史記:

*依舊是 @水星蛇 的發問,嘿嘿就知道會追問所以提前開碼了
*這篇是追問,欲見前事如何點這裡,追問的問題也在這裡哦
*再說一次,Hypo超好,快去看她!


聽聞回應的Hypo低下頭,答案和她預料的如出一轍。


所以眼前的這名少女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?這條時間線是哪條路線?就目前外頭的...

 

【undertale au】ASK回覆

會穿著這身外套的Frisk,其實Hypo知道,基本上也就兩種人。
一種,是與自己相似的存在;
一種,則是與自己相反的存在。

她的視線落在沒有被享用而逐漸冷卻的茶上,連帶著心也在一點一點冷卻。
或許是對方的創作者尚未完整或公布其設定,她就算用自己的能力強行查看,也無法獲得關於Ten過多的訊息。

…但是,她可以感覺到。
眼前微笑著的自己,是同類人。

琵琶史記:

*@水星蛇 的提問,哇啊啊啊啊真的謝謝你的ask
*Hypo的文是都補完了但是性格掌握不是太好,所以……如果ooc請見諒!
*還有Hypo真的是很好的孩子啊大家快去看看!


「噢。」


Frisk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,容貌...

 

匿名提问:

是上一个匿名的人,就是,比如,比如,比如我说,我想看你女儿忽然长猫耳的反应,你会写吗?

Hypocrite! Frisk 回答:

你看到了一個女人賤兮兮的笑容。

她朝你挑了挑眉毛。

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
*有想要偷偷寫Hypo與親媽日常hhh

 

匿名提问:

回答提问大部分用文的话……你接受request吗!当然我知道你现在很忙,所以也只是问一句!【等你不忙了就可以骚扰你了】

Hypocrite! Frisk 回答:

「request...?」
帽沿底下沒被瀏海遮住的眸微瞇,歪了歪頭,站在你面前的女人拿著你給予的紙條疑惑的看著你:「是什麼概念?讓Hypo跳草裙舞之類的?」

「你的想像一如既往地奇怪。」在她身邊的骷髏無言地道,思考片刻後道:「嘛,基本上都可以啦,雖然有些東西用畫的比較有趣,而我們基本上只會寫文...」

「胖子,給我把那張奇怪的畫收起來。」
「什麼奇怪的畫!這是Hypo!」女人拿著一張奇怪的圖畫如此反駁。
那骷髏無言地看看你再看看那幅畫:「你有膽就拿去給Hypo看。」
「......。」那女人沉默著把那張畫收起來了。

「嘛,大概就這樣,」那骷髏道:「至於忙不忙,嘛,寫文可以說是用來調劑身心的了,所...

 

【互動】與Frist。

※是軍區裡頭的白區Hypo跟紅區博士Frist的晚餐。 @念寒 是跟她的對戲!(?
※軍區的Hypo比起原版Hypo罪惡感更輕,為了戰爭與交際,她缺少了一點真正的溫柔,表現出來的笑容不再是主要為了掩飾自我厭惡,更多是單純為了保持好形象。
※依舊自我厭惡,比起原版而言交朋友的意願更少,更傾向保持利益關係。
※提到的一些東西是之前對戲的產物。

军区也是存在一些高品质的享受 尽管这带来的是更巨大的剥削 但一切都与中上层无关
Frist熟练的打着领带 她不清楚自己究竟多长时间没有穿过这些衣物但无所谓了
她的古龙水貌似早就发散干净了 难得休息室有一段时间蛮好闻的
或许她应该花点时间做个发型 就像她在酒吧吸引猎物一...

 

【曲终之时】与「Hypocrite!Frisk」--Frisk部分

Lofter你是嫉妒這文筆對吧幹嘛不通知我。
這是一個別人把這角色掌握的比親媽還要好的悲傷故事。(Hypo:太久沒被打了?
是一個哀傷的故事。
老話一句,Hypo不憎恨屠殺線,自行作下的決定她不會加以阻攔,但是聊一聊也是好的。

「Hypo,有客人來過嗎?」
摩卡的香味還縈繞在Grillby's裡頭,我推開門的時候Hypo正坐在裡頭垂首閱讀著書籍。
她喜歡把網路上的內容抓取成紙面書籍閱覽,即便這樣要耗去比較多的心神,而且往往都是想到就哪裡開始看書。
但來到Grillby's的話,基本上是有什麼人來過吧。
「一個…友善的Frisk。」
她答覆,隨後抬頭看向我輕笑,但我聽出了無盡的苦澀:「還說Frisk都是愚蠢的...

 

【互動】與曲終之時。

@浅夜廻 的曲终之時。
也是各超棒的文字AU!
※好久沒自己寫文了,感覺快廢了。
※私心很重。
※Hypo好像獲得了解脫,又好像沒有。
※最近超多大神畫了Hypo,整理一下放上來。

1.
那是一場意外。

眼前的「自己」好像嚇了一大跳,眼睛眨了好幾十下。

「初次見面,」嘴角勾起似有若無的笑,Hypo首先朝對方點了點頭,HP值在1和20之前跳動,身上亦有亂碼亂竄,甚至連微睜的雙眼也一直在切換顏色,但Hypo還是露出了平常接待客人似的表情:「我是Hypo——」

話還沒說完便倒下,剛剛被骨刺之類穿透的傷口開始淌血,脫離了自己世界的「系統」陷入昏迷。

「什麼,什麼,這是怪物嗎?」
Frisk疑惑又慌亂的朝...

 

浅夜廻 提问:

嗯,hypo,你说过现在你的世界如今已经空无一人了…那么你有尝试离开地底去地面看看吗?还是说这个世界的人类也全部灭亡了?

Hypocrite! Frisk 回答:

她目光沉沉的凝視著你,久到你不禁略緊張的咽了口口水,這時她好像才回過神一般露出笑容。
*抱歉。
她帶著歉意彎了彎眉,隨後手臂一揮,完整的整個地圖便顯現在你眼前。
*我把這個被遊戲化的世界給獨立化了,而Undertale遊戲的活動範圍僅限於這地底。
你知道她沒有說出口的是,她會選擇獨立化也只是因為這地底的一切而已。
*所以這個世界的地表不存在,也沒有人類也不列入考量。
*我是真的獨自一人,字面上的。
你將目光調向她,她的雙眼闔上,嘴唇微抿,是最標準的決心臉,可是你感覺你笑不出來。
你猝不及防的和她目光相遇,金色眼眸看得出看不進,你猜不透她的半點心事。
她朝你勾起笑容。
*但是...
 
2018/7/8 1  

© Hypocrite! Fris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