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...一個拜訪者?」
三條橫槓的臉上不見波瀾,他側了側頭,褐色的馬尾掃過紅色的圍巾。
「你好,這裡是一個UT的平行世界,是個單人AU。」
「主角是我...這樣說真怪。」
「我是Frisk,Hypocrite! Frisk。」
「叫我Hypo就可以了。」
※不定時更新。
※本人畫廢,所以沒什麼圖可以看。
※如果不介意就...看一下?

「…你已經知道了我的答覆,不是嗎?」

第一次審判了玩家的感覺並不如想像般好受,Hypo帶著溫柔的微笑看向對方,語調輕鬆卻又沉重。

「謝謝你的提議,但是這個世界不會崩壞的,只要我還存在…」

她掀開眼簾,金色的眼底劃過龐大的數據,顯眼的汗珠滑過她的臉頰。
即使作為整個世界的系統,要抵禦玩家刪除遊戲的力量還是很費力的…

…會成功嗎?

「還有,你說,不是我的錯…」
她對此露出輕笑,想像了一下對方構築的畫面,就連眉眼彎曲的弧度都變得苦澀。

「就讓今夜決定吧。」
她意味不明的道。
「你該走了,善良的人。」她看著眼前的「自己」,有紅黑色的液體隨著她眨眼的動作流下:「無論如何,都謝謝你了。」

她知道是她

【互動】與Frist。

※是軍區裡頭的白區Hypo跟紅區博士Frist的晚餐。 @念寒 是跟她的對戲!(?
※軍區的Hypo比起原版Hypo罪惡感更輕,為了戰爭與交際,她缺少了一點真正的溫柔,表現出來的笑容不再是主要為了掩飾自我厭惡,更多是單純為了保持好形象。
※依舊自我厭惡,比起原版而言交朋友的意願更少,更傾向保持利益關係。
※提到的一些東西是之前對戲的產物。

军区也是存在一些高品质的享受 尽管这带来的是更巨大的剥削 但一切都与中上层无关
Frist熟练的打着领带 她不清楚自己究竟多长时间没有穿过这些衣物但无所谓了
她的古龙水貌似早就发散干净了 难得休息室有一段时间蛮好闻的
或许她应该花点时间做个发型 就像她在酒吧吸引猎物一...

來找Hypo玩啊。

Hypo:…。

私立校-涵小:

【企宣】

欢迎光临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福企咖啡厅-Frisks Café参企工作人员名单
Common-Umbrella!Frisk〔by.@话👌废 〕
Diamond!Frisk〔by.@ハルトマンの雪晨 〕Fragment!Frisk〔by.@普雷尔プレア 〕
FrozenTale-Frozen!Frisk〔by.@FROZENTALE 〕
GardenTale-Garden!Frisk〔by.  @橙子 〕
Hypocrite!Frisk〔by.@水星蛇 ...

【曲终之时】与「Hypocrite!Frisk」--Frisk部分

Lofter你是嫉妒這文筆對吧幹嘛不通知我。
這是一個別人把這角色掌握的比親媽還要好的悲傷故事。(Hypo:太久沒被打了?
是一個哀傷的故事。
老話一句,Hypo不憎恨屠殺線,自行作下的決定她不會加以阻攔,但是聊一聊也是好的。

「Hypo,有客人來過嗎?」
摩卡的香味還縈繞在Grillby's裡頭,我推開門的時候Hypo正坐在裡頭垂首閱讀著書籍。
她喜歡把網路上的內容抓取成紙面書籍閱覽,即便這樣要耗去比較多的心神,而且往往都是想到就哪裡開始看書。
但來到Grillby's的話,基本上是有什麼人來過吧。
「一個…友善的Frisk。」
她答覆,隨後抬頭看向我輕笑,但我聽出了無盡的苦澀:「還說Frisk都是愚蠢的...

【互動】與曲終之時。

@浅夜廻 的曲终之時。
也是各超棒的文字AU!
※好久沒自己寫文了,感覺快廢了。
※私心很重。
※Hypo好像獲得了解脫,又好像沒有。
※最近超多大神畫了Hypo,整理一下放上來。

1.
那是一場意外。

眼前的「自己」好像嚇了一大跳,眼睛眨了好幾十下。

「初次見面,」嘴角勾起似有若無的笑,Hypo首先朝對方點了點頭,HP值在1和20之前跳動,身上亦有亂碼亂竄,甚至連微睜的雙眼也一直在切換顏色,但Hypo還是露出了平常接待客人似的表情:「我是Hypo——」

話還沒說完便倒下,剛剛被骨刺之類穿透的傷口開始淌血,脫離了自己世界的「系統」陷入昏迷。

「什麼,什麼,這是怪物嗎?」
Frisk疑惑又慌亂的朝...

浅夜廻 提问:

嗯,hypo,你说过现在你的世界如今已经空无一人了…那么你有尝试离开地底去地面看看吗?还是说这个世界的人类也全部灭亡了?

Hypocrite! Frisk 回答:

她目光沉沉的凝視著你,久到你不禁略緊張的咽了口口水,這時她好像才回過神一般露出笑容。
*抱歉。
她帶著歉意彎了彎眉,隨後手臂一揮,完整的整個地圖便顯現在你眼前。
*我把這個被遊戲化的世界給獨立化了,而Undertale遊戲的活動範圍僅限於這地底。
你知道她沒有說出口的是,她會選擇獨立化也只是因為這地底的一切而已。
*所以這個世界的地表不存在,也沒有人類也不列入考量。
*我是真的獨自一人,字面上的。
你將目光調向她,她的雙眼闔上,嘴唇微抿,是最標準的決心臉,可是你感覺你笑不出來。
你猝不及防的和她目光相遇,金色眼眸看得出看不進,你猜不透她的半點心事。
她朝你勾起笑容。
*但是...

金黄色的瞳孔注視著圖中的自己,場面熟悉到簡直令她窒息。
畫面中流著眼淚的自己,銳利而又熟悉的字眼刺痛雙眼,她深呼吸了幾口才發現自己忘了呼吸。
是自己。
是最骯髒的自己。
她扯了扯嘴角,似乎想要露出點輕鬆的笑容,可是不太成功。
「…畫的,很棒。」
最後她以極其沙啞的聲音如此說道。

白痴虫豸:

系Hypo!总而言之就是很想画这样的感觉,全靠滤镜来凑,p2原图
@水星蛇 艾特亲妈

【Hypo】【互動】與Hypocrite。

※是群宣!!
※捧油,不來嗎?
※http://trauma980.lofter.com/post/1f36aa63_ee865928

聽說過嗎?
和一個和自己長一模一樣的人相遇後。
有一個會死掉。

那麼,你信嗎?

至少,Hypo是不信的。

Hypo在白區生活很久了。
從出生、參與實驗到現在,她不算活的非常積極,但好歹也是活過來了。
在戰亂地區,她見過很多事,所以她自認自己也算是一個見過世面的人。
於是當住所裡傳來奇怪的聲響時,她摸出匕首的動作是完全自然的。
紅區的?黑區的?還是白區的哪一個弱智…她想起了總是互懟的一人一骨,嘆了口氣。
腳步完全輕巧,她沒有戴眼鏡也沒有綁馬尾,那些祭奠舊友與罪過的配件她一

浅夜廻 提问:

ask hypo:我们都知道在classical的世界中有些诸多的人物、事件,甚至fun值的改变也会对世界的进程产生不同的影响。那么,如今你是这个世界的“系统”,却也是这个世界中唯一的“角色”了…这种世界,不会因为数据量过小而随着大数据的定期清理出现漏洞吗?

Hypocrite! Frisk 回答:

出現在你面前的是一個跟Sans很像的骷髏,不過穿著不同。
他盯著你,沒有閉上的左眼看上去很無奈的樣子:「我還以為都不用到我呢,沒想到還真的會有人問這種技術性的問題呢。」
他轉過頭去看,Hypo在不遠處,一臉費解(你也不知道你怎麼從那三橫槓看出來的)的看著你的Ask。

「首先,我和阿水都沒有相關的技術性背景,」自稱是阿星的骷髏指了指自己還有你見過的人類:「而Hypo做為系統運作...由於還參雜著人性的思考模式,沒辦法已非常清晰的方式說明她自己的運作方式,所以我們也只能先以這種方式答覆了。」

「你可以大概設想是這種情況:原本Undertale是一個完整的世界,但是Toby Fox接手了這個世界傳遞...

*我必須說,屠殺線是必要之惡。
提及屠殺線,Hypo微微皺了皺眉,但沒有別開視線。
*不管是為了玩家的遊玩經驗,還是為了不同Frisk的行為,屠殺線都是會也一定存在的。
*所以你提及的,我都不會否認,屠殺線完善了整個Undertale(遊戲和世界都是),也完整了Frisk的角色塑造。
她頓了頓,似乎在尋找字詞來更好的回答你的問題。
*所以,我不討厭屠殺線…也、算了。
Hypo把自暴自棄的言語很快的咽下,朝著妳友好的笑了笑。
*相信我,有比屠殺線更糟糕的存在。
隨後她思考起你的下一個問題,食指輕點,一隻你很熟悉的白狗浮現。
她看著你的目光被那個影像吸引,笑了笑,食指一滑,那隻白狗便動了起來。
*Toby Fox,無...

© Hypocrite! Frisk | Powered by LOFTER